——关于云南国家公园建设探索实践的思考(上)

  中国绿色时报11月3日报道(作者 唐芳林) 云南省是我国最早开始尝试探索国家公园建设的省份。2008年,国家林业局将云南省作为国家公园建设试点省,以具备条件的自然保护区为依托,开展国家公园建设试点工作。
  中国内地第一个国家公园诞生在云南省,绝不是偶然的,与云南省的资源禀赋、生态区位、社会环境、自然保护基础、旅游需求、自然保护研究力量这些条件有关,也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
  云南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复杂的自然环境,孕育了极其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是我国物种最多的省份,也是全球生物多样性的热点地区,被誉为“动物王国”“植物王国”。地理的多样性又发育和保存了丰富的少数民族及其文化的多样性,这些都非常值得保护。三江并流自然遗产地、西双版纳热带雨林、高黎贡山、元阳梯田等等,都是人们耳熟能详又充满向往的世界级景观资源。
  为了保护独特的自然资源,自1958年建立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开始,云南省共建立了162个自然保护区,其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有21个,总面积283万公顷,占全省国土面积的7.2%,使典型的自然生态系统和85%以上的野生动植物得到了有效保护。毋庸置疑,云南在自然保护区领域取得了巨大成绩,为我国自然保护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
  然而,自然保护和经济发展的矛盾又无时、无处不在。云南是典型的边疆欠发达地区,贫困面大,特别是自然保护区周边,社区压力巨大。贫困现象经常和生态破坏如影相随,互为因果,单纯用法律和行政管理并不能完全杜绝非法砍伐、毁林开垦和过度放牧这些现象,也不能解决老百姓脱贫致富的难题。自然保护区主要体现的是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全民利益,对当地的发展也造成了限制。封闭的自然保护区管理思路也容易激起周边居民的对立情绪,给自然保护带来压力。如何协调这个矛盾,探索一条既能保护资源又能促进社区发展的路子?国外的自然保护是怎么做的?要保护好资源,又要避免“捧着金饭碗讨饭吃”,就要找出一个获取效益的途径,这个途径必须是可持续的。
  随着我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对体验自然的游憩需求也随之产生。如何让人们享用自然资源而不使环境受到破坏,资源的非消耗性利用无疑是一个选择,因此需要找出一个资源有效保护和持续利用的保护地模式,探索建立国家公园就成为一种选择。
  国家公园的概念起源于美国,目前已为世界大部分国家和地区所采用。国家公园是指大面积的自然或接近自然的区域,设立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大尺度的生态过程,以及相关的物种和生态系统特性。这类自然保护地提供了环境和文化兼容的精神享受、科研、教育、娱乐和参观的机会。按我们的定义,国家公园是由国家划定和管理的自然保护地,旨在保护有代表性的自然生态系统,兼有科研、教育、游憩和社区发展等功能,是实现资源有效保护和合理利用的特定区域。
  由于较好地处理了自然生态保护与资源持续利用之间的关系,国家公园被看作是现代文明的产物,也是国家进步的象征。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有共同和不同之处,它们是自然保护地的重要类型,其首要目标都是保护自然生物多样性及作为其基础的生态结构和它们所支撑的生态过程。但也有不同之处,自然保护区更强调严格保护,国家公园则尺度更大、层级更高,除了保护,也强调推动环境教育和游憩。
  1996年,云南率先引进国家公园理念,开始基于国家公园建设的新型保护地模式的探索研究。毋庸讳言,地方政府积极开展国家公园建设确实有发展旅游的动机,但在省政府、自然保护区管理部门、相关专家和国际组织的指导下,一开始就把保护自然生态环境列为国家公园的优先目标,确立了旅游活动必须服从保护目标,以确保资源不受到破坏的原则。经过近10年的摸索,2006年,云南省政府做出了建设国家公园的部署,并将“探索建立国家公园新型生态保护模式”列为云南生态环境建设的工作重点之一。省政府成立了国家公园管理委员会、专家委员会,开展了包括国家公园管理体制、法规、准入制度、技术标准等方面的专项研究,规划将国家公园建设成为保护生物多样性、森林景观、湿地景观资源和民族文化资源的典范,建设成为向公众提供休闲观光和体验自然的最佳场所,实现对具有国家代表性的生物、地理和人文资源及景观的科学保护和开发。
  迪庆藏族自治州以碧塔海省级自然保护区和国有林场为依托,扩大保护范围,整合建立香格里拉普达措国家公园,2007年6月,普达措国家公园正式挂牌,成为中国内地第一个国家公园。普达措国家公园的运行,在保护、科研、教育、游憩和社区发展等5个方面发挥出独特功能,为生态脆弱地区保护和发展良性互动作出了有效探索,为国家公园建设提供了有益的经验。
  普达措国家公园不同于一般的森林公园和其他景区公园。普达措国家公园地处青藏高原东南缘横断山脉金沙江东岸的高山峡谷区,是世界自然遗产地的红山片区,园区内海拔大多在3500米以上,最低2347米,最高4670米,地貌按形态可分为山地、高原、盆地、河谷,景观资源富集。园区分布并记载的兽类共有76种,其中包括云豹、黑熊、棕熊、小熊猫珍稀保护兽类20种;分布有黑颈鹤、黑鹳等鸟类达297种;两栖动物13种;鱼类16种,其中包括特有种13种。保护区现有裸子植物22种;被子植物2253种,植物丰富度高达每平方公里160.97种,许多植物是具有开发利用价值的经济植物,其中经济价值较高的植物有974种。这里是滇西北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地区,是一个宝贵的基因库。
  这里曾经是国有林场,20世纪80年代就停止了森工采伐,1981年建立了碧塔海省级自然保护区、1992年中甸林业局组建了森林旅游公司,开发了碧塔海和属都湖景区。此后,这里开展了大众旅游活动,多的时候,上百头牦牛和马匹在这里揽客,随意践踏草地,生态环境遭到破坏。直到2006年挂牌成立普达措国家公园以后,才得到规范管理。国家公园规划中严格限定参观游憩路线,不得离开栈道,把游客约束在较小的范围内,保护了大面积的植被。可以这么说,如果当初没有建国家公园,这里就不是今天看到的这样一片净土了。
  身处普达措国家公园,可以感受到这里和一般景区的不同。这里没有兜售、叫卖,没有商店,没有人山人海,一切显得那么宁静、和谐与自然。国家公园是保护强度很高的自然保护地,只允许在特许经营的小范围内开展游憩、科研和环境教育活动,严格控制访客数量,只可以在规定的线路参观和体验,不能采摘,不能踩踏,不能投喂食物,不能放生动物,不能带入植物材料……,总之,保持国家公园的高度自然性,除了照片和美好记忆,什么都不能带走;轻轻地来,悄悄地走,连脚印都不要留下。
  (作者系生态学博士、教授级高工、国家林业局昆明勘察设计院院长)

“谁的长袖舒卷,成了你的草甸;谁的宝镜遗失,成了你的湖面。”云南香格里拉普达措梦幻般的湖光山色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正在进行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建设将通过完善保护地体系、科学分类、有力保护,使这里的自然生态系统和文化自然遗产资源实现国家所有、全民共享、世代传承。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建立国家公园体制,将其作为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和重大举措。2015年,国家发改委等13部委联合发布《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正式拉开我国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的大幕。作为全国9个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之一,在普达措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近3年的探索中,在整合各类保护地、实行“山水林田湖”共管共治、促进社区发展和传播生态文化等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实行整体保护 提升生态功能
春寒料峭。绵绵雪山勾勒出蓝天与草地的界线,泓泓绿水点缀在莽莽苍苍的冷杉林间;低头吃草的牦牛,晒着太阳的骏马,湖边嬉戏的黑颈鹤,一切都是那么恬静。
在普达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担任讲解工作的和晓红告诉记者,“这里最美的时候是夏季和秋季,有明镜般的高山湖泊、水美草丰的牧场、百花盛开的湿地、茂密的原始森林。夏季,满山的杜鹃花竞相开放;秋季,嬉戏的珍禽异兽天然成趣。”
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明确,树立“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理念,按照生态系统的整体性、系统性及其内在规律,统筹考虑自然生态各要素、山上山下、地上地下、陆地海洋以及流域上下游,进行整体保护、系统修复、综合治理,增强生态系统循环能力,维护生态平衡。
“目前我们将试点区划分为四大功能区,严格保护区禁止人为活动;生态保育区禁止保护和科研以外的活动和设施建设;游憩展示区和传统利用区虽然允许建设必要的公共基础设施和公众服务设施、开展与保护目标相一致的经营利用活动,但要减少对生态环境和生物多样性的影响。”普达措国家公园管理局副局长唐华介绍说,目前严格保护区面积占总面积的26.2%,生态保育区占65.8%,规划的游憩展示区占4.58%,实际使用的面积不足3%。
“试点区的划定管理遵循和体现了将山水林田湖作为生命共同体进行系统保护的理念,全方位推进国家公园体制建设。试点区管理机构不仅统筹考虑自然生态各要素,实现了公园范围内较完整的森林、湿地生态系统、高山草甸,以及特殊地质地貌、特色人文景观的保护,还通过与相关部门的协作,积极维护公园周边区域的生态环境,及时制止了公园附近的探矿点、输电线路、铜选厂等项目建设。”云南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与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处长钟明川说。
“山水林田湖”共管共治是试点区系统保护生态资源的积极探索。云南打破博弈思维和部门利益,在省级层面构建起由植物、动物、生态、湿地、地质、地理、规划建设、生态旅游、社会科学、环境保护等领域专家和13个省级部门专家共同组成的专家委员会,建立了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的决策咨询机制。着手组建了由相关部门共同组成的领导小组,建立协调机制,把各类生态资源纳入统一管理的框架之下。
在试点区层面,整合后的国家公园管理机构将依据总体规划和管理计划对各类生态系统进行统一保护与统一修复,统筹推进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范围内的森林,湿地生态,珍稀、特有野生动植物及其栖息地的保护,促进区内生物多样性保护、水土保护、水源涵养等生态服务功能再提升。
注重社区参与
促进共建共享
走进藏民生活的洛茸村,如同走进了斑斓多彩的民俗风情画中。梯形的宏大藏式建筑里,精美的唐卡、精雕细刻的木器和牦牛角骨等工艺品,彰显着藏民族的勤劳和智慧;守护在试点区周围的玛尼堆和永不停歇的转经桶,承载着藏族人民的信仰和寄托。这些构成了试点区独有的人文景观。
“我们这里曾经是国营林场,上世纪80年代就停止了森工采伐,1981年建立了碧塔海省级自然保护区,1992年中甸林业局组建了森林旅游公司,开发了碧塔海和属都湖景区。此后,这里开展了大众旅游活动,多的时候,上百头牦牛和马匹在这里揽客,随意践踏草地,生态环境遭到破坏。随着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建设的推进,这些都得到规范管理。”洛茸村村支部书记茸比说,国家公园体制建设让他的家乡更美了,生活安定富裕了。
云南把原住居民生产生活的区域作为传统利用区纳入国家公园整体规划布局,通过定向援助、产业转移、社区共管、优先就业等方式,鼓励社区居民参与国家公园的保护、建设和管理,扶持试点区内和毗邻社区的经济社会发展。同时,通过对原住居民服饰、建筑、节日、风俗等文化传统的保护和传承,丰富试点区的景观资源和人文底蕴。
国家发改委社会司有关人士告诉记者,按照国家发改委等13部委发布的《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国家公园建设应注重社区参与,管理机构要优先保障本地居民就业,妥善处理好试点区与当地居民生产生活的关系;同时建立合理的用地补偿机制,吸引社区居民参与决策,鼓励社会组织和志愿者参与保护和管理。
云南省鼓励社会主体参与试点区建设。钟明川告诉记者,此举拓宽了筹资渠道,缓解了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专业经营机构的引入也为公众享受高质量的游憩服务提供了有利条件,增加了社区居民的收入,提高了生态保护的积极性,很多人主动放弃依赖资源的生产生活方式,并参与到公园森林防火、巡护监测中,不仅减轻了生态资源保护的压力,也提高了自然生态的自养能力。
茸比说,“我们是试点区的‘心脏’,更应该带头保护自然资源,让试点区和社区健康发展。我们的村规民约中明确,不允许乱砍滥伐,30年只许修缮一次房子。”
完善管理职能
实现机构整合
各类保护地交叉重叠、多头管理的碎片化问题得到基本解决,形成统一、规范、高效的管理体制,是我国开展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重要目标之一。
试点区包含了“高原明珠”碧塔海自然保护区和“三江并流”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同时这一区域也是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地的核心地带,区内的碧塔海还被认定为国际重要湿地。云南省对现有的普达措国家公园管理局和碧塔海省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进行了整合,实行“两块牌子一套班子”的管理体制。
记者注意到,国家发改委等13部委发布的《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明确,要“实现一个保护地一块牌子、一个管理机构,由省级政府垂直管理”的管理体制。
对此,钟明川是这样解释的:“试点区是在现有的保护地上整合建立,牵涉多个部门,云南省政府成立了由多个相关部门组成的国家公园管理委员会。目前我们还缺乏自上而下、直属的、系统的、实质性的顶层设计,我们的国家公园管理办公室还局限于协调和监督,不是专职的管理机构。人员编制、经费等问题还有待解决。”
钟明川告诉记者,云南省正在按照国家发改委批复的试点区实施方案,完善普达措国家公园管理局的职能职责,对试点区范围内的国有林、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世界自然遗产地、国家重要湿地等实行“统一规划、统一保护、统一管理”。目前,云南省在国家公园体制建设、依法管理、规范标准等方面还处在探索阶段。
加强教育引导
传播生态文化
国家发改委社会司有关负责人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国家公园是目前世界上比较成熟的自然生态系统保护的一种模式,在中国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是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的重要内容,要发挥好保护、科研、教育、游憩等方面作用,要统筹各方面利益特别是周边社区的利益,让广大民众通过欣赏大自然和了解文化得到教育。”因此,正确处理好保护与发展的关系,使生态、经济和文化效益得到最好的发挥,使自然资源得到永续利用,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是建设国家公园的关键。
保存完好的生态系统,珍贵的森林、湿地、野生动植物等资源为科研监测与自然教育活动的开展提供了重要载体。试点区建立至今,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清华大学等多个科研院校,大自然保护协会、云南省绿色发展基金会等社会团体都积极参与研究工作。
“我们开展了高山湖泊、珍稀鱼类、湿地鸟类、民族文化等方面的调查研究和生物多样性的检测,布局了生态教育设施,开展了自然教育活动。身临其境的人不仅被大自然的美景所感染,也接受了生动的生态教育,珍爱自然、保护自然的意识明显增强。”普达措国家公园管理局资源保护科科长丁文东说,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建设不仅使当地群众感受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更使访客感受到了自然之美、生态之美、和谐之美,成为传播生态文化、推动生态文明排头兵建设的重要阵地。同时,试点区地处生物多样性丰富而脆弱的区域,通过科学的管理模式和完善的保护方式,避免了资源的无序开发和过度消耗,维护了生态安全。
“香格里拉文化就是多元文化的一种,最重要的就是和谐,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我的和谐。作为当地土生土长的一名解说员,不光要守护好这片山水,更要把环保的理念融进工作中,展示给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和晓红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