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分雨脚落声微”,江西省井冈山市荷花乡东源村黄月龙的猕猴桃基地建设,没让春雨耽搁一天,栽水泥桩、拉铁丝网、硬化进山路、接电,他带着村里一帮参加合作社的贫困乡亲,过完年就在忙。

本报上思讯
“我家的猪栏已经建好了,明天我们就去买猪苗,但现在猪苗价格比较贵,我们先买一两头母猪和十多头肉猪来自己发展……”8月30日,上思县南屏瑶族乡枯叫村米元屯贫困户邓玉康在电话那边开心地告诉笔者。

谁能想象,两年前还因妻子患病欠债30多万的特困户黄月龙,如今不仅甩掉贫困帽,还成了全村的致富带头人。

邓玉康是该县今年该脱贫摘帽出列的贫困户之一,平时他自己酿点米酒,人家都给他出主意,建议他养猪,因为养猪周期短,见效快。可是“有力气,没资金,没奔头”是他与很多贫困农户的共同困境,没有资金支持成了邓玉康养猪创业的一道坎。迫切想脱贫致富的邓玉康,5月份从村扶贫工作队那得知今年县里出台了小额贴息贷款政策,在很多人都在观望疑虑的时候,6月份他在全村第一个递交了小额信贷的申请材料,很快,就拿到了5万元的贷款。

扶贫好政策帮忙,熬住猪价周期性下跌,终于脱贫

邓玉康拿出一部分钱搭建了6间猪舍,计划用其中5间养肉猪20~25头,用1间养一头母猪,以便以后自供猪苗。

2014年,黄月龙痛失爱妻,为给妻子治病,花光积蓄,还欠下30多万元债。这么大个窟窿怎么填?黄月龙2013年开始养猪。他找了块荒坡地,舍不得请人,起早贪黑全自己干,盖起10间猪舍。没想到,2013年猪价低,2014年猪价还是低,借钱养的200多头猪一头就亏200块,又欠一笔债。

米元屯里的其他人见了也心痒痒,像邓玉康这样的贫困户还有何信辉、蒋振升,也都拿到了所申请的贷款5万元,并且都已经建起了猪舍。还有一些人拿资金来发展其他的产业。“以前一年到头所剩无几,多亏了小额信贷,不然我们哪里有钱建猪舍买猪苗。”因家里有两老及小孩,何信辉夫妇俩无法出去打工,只能在家做点杂活,打零工。如今通过小额信贷建起了10间猪舍,也打算养50头肉猪和2头母猪。

转机也出现在2014年。“为什么那么难我也没放弃呢?因为国家加大了扶贫力度,好政策一个个落地,扶贫干部成了我家的常客。”黄月龙说。针对他家的情况,扶贫干部“对症下药”:养猪缺技术,农技人员上门服务;缺资金,乡干部带着他跑部门;市场形势不明,帮他分析行情……2015年5月后,猪肉行情上涨,黄月龙的眉头打开了,他果断扩大了养殖规模。

这些仅仅是上思县小额信贷带动效应的一个缩影。据了解,上思县为了加大金融扶贫力度,补齐资金不足短板,与农村信用社签订了金融扶贫合作协议,对贫困户发展种植养殖等短平快项目给予小额信贷资金扶持。由政府安排出资,贴息3年,采取无担保、无抵押的“扶贫惠农”小额信贷,覆盖全县贫困户。县农村信用社对建卡贫困户进行评级授信,贫困户可根据自己的情况自愿申请贷款,以解贫困户的燃眉之急,引导贫困户可直接融资发展或通过贷款流转资金的方式入股企业、合作社,共同“牵手脱贫”,获收益分红实现增收。

走进黄月龙的养猪场,最里面是去年新建的两层框架结构猪栏。一楼是两排怀孕母猪猪栏,待产母猪睡在干净的产床上;二楼大通间是小猪栏,全部加高,猪栏底部有电热板,猪粪、尿通过小孔漏到水泥地面。干爽整洁,没有异味。

今年截至8月28日,上思县累计发放贷款2082户,累计发放“扶贫惠农”小额信贷金额9684万元。

“去年政府帮我贷款30万元,建起这栋新猪舍,还购买了保育设备。”黄月龙说,这么大一笔投入眼前看好像亏本,但大大降低了母猪和小猪的伤病率、死亡率。高中毕业后在广州打过工、做过水果生意的黄月龙,不仅能吃苦,而且有眼光。儿子告诉他网上信息丰富、沟通方便快捷,已50出头的黄月龙硬逼着自己学会了用电脑,上网找市场信息、交流学习养殖技术。养猪大亏那年他仔细分析过,一是肉价有周期性,只要熬得住,第二年肉价就会反弹。二是自家亏本主要是买猪崽价过高,买母猪自繁就能降成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