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队”掌舵现代农业“航母”

本报记者 程鸿飞 买天

——农垦在深化改革中探索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道路

时下,黑龙江垦区广袤的稻田在白雪的覆盖下正“酣睡”着。

本报记者 程鸿飞 买天

地虽闲,但人不闲。在宝山农场,职业农工的手机里有了新“看头”,微信群里不时接收到最新的惠农政策、农产品价格等资讯,大伙儿都在为今年的粮食生产做“功课”。而农场创业达人创办的“微店”,正忙着把杂粮、山货等农产品通过电商渠道销往全国各地。

时下,黑龙江垦区广袤的稻田在白雪的覆盖下正“酣睡”着。

在垦区,传统的农业生产格局在新兴经营手段的助推下正发生着转变。

地虽闲,但人不闲。在宝山农场,职业农工的手机里有了新“看头”,微信群里不时接收到最新的惠农政策、农产品价格等资讯,大伙儿都在为今年的粮食生产做“功课”。而农场创业达人创办的“微店”,正忙着把杂粮、山货等农产品通过电商渠道销往全国各地。

把坐标移到位于黄海之滨的江苏东辛农场,水产养殖公司的水塘里一片翻腾,刚出水的鮰鱼、对虾,不一会儿就找到了买主。自从农场采用了鮰鱼套虾养殖模式,鱼、虾品质和产量均大幅提高,难怪渔民们都说:“年年有‘鱼’,年年增收。”

在垦区,传统的农业生产格局在新兴经营手段的助推下正发生着转变。

在垦区,越来越多的农场创新种养方法,尝到了现代农业经营模式所带来的丰厚回报。

把坐标移到位于黄海之滨的江苏东辛农场,水产养殖公司的水塘里一片翻腾,刚出水的鮰鱼、对虾,不一会儿就找到了买主。自从农场采用了鮰鱼套虾养殖模式,鱼、虾品质和产量均大幅提高,难怪渔民们都说:“年年有‘鱼’,年年增收。”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农垦改革发展的意见》出台一年多来,农垦大地涌动改革潮。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强调,农垦改革发展要重视建设大型农产品生产基地,发展多种形式的农业规模经营,发展农产品加工流通,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把农垦建设成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重要农产品供给的国家队、现代农业建设的示范区。

在垦区,越来越多的农场创新种养方法,尝到了现代农业经营模式所带来的丰厚回报。

农业部部长韩长赋在深入贯彻中央文件精神深化农垦改革工作会上强调,要围绕集团化方向,加快体制机制整体转换,着力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农业企业集团;要用好人均土地多这个优势,做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排头兵。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农垦改革发展的意见》出台一年多来,农垦大地涌动改革潮。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强调,农垦改革发展要重视建设大型农产品生产基地,发展多种形式的农业规模经营,发展农产品加工流通,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把农垦建设成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重要农产品供给的国家队、现代农业建设的示范区。

农垦改革在路上,“国家队”掌舵的现代农业“航母”正劈波斩浪,高歌猛进。

农业部部长韩长赋在深入贯彻中央文件精神深化农垦改革工作会上强调,要围绕集团化方向,加快体制机制整体转换,着力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农业企业集团;要用好人均土地多这个优势,做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排头兵。

建立大农场统筹小农场的市场导向型农业统分结合双层经营体制,抓住“垦区集团化、农场企业化”主线,发挥农垦“航母”示范引领作用

农垦改革在路上,“国家队”掌舵的现代农业“航母”正劈波斩浪,高歌猛进。

黑龙江垦区在上世纪80年代以创办家庭农场为突破口,改变了国有国营的传统农业经营体制。经过反复实践,建成了以家庭农场为基础、大农场套小农场的统分结合双层经营体制。

建立大农场统筹小农场的市场导向型农业统分结合双层经营体制,抓住“垦区集团化、农场企业化”主线,发挥农垦“航母”示范引领作用

在“分”的层面,家庭农场作为独立经营主体实行“四到户”,即土地到户、农机到户、核算到户、盈亏到户;在“统”的层面,由国有农场统一组织、指导和管理农业生产经营活动,全面提高土地产出率、资源利用率、劳动生产率,提高农业抗风险能力、市场竞争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

黑龙江垦区在上世纪80年代以创办家庭农场为突破口,改变了国有国营的传统农业经营体制。经过反复实践,建成了以家庭农场为基础、大农场套小农场的统分结合双层经营体制。

由于“统”和“分”有机结合,黑龙江垦区实现了人的积极性与规模化、机械化、标准化的有机结合,找到了农业现代化的有效实现形式,特别是激发了粮食生产的潜能,筑牢了“国家大粮仓”的根基。

在“分”的层面,家庭农场作为独立经营主体实行“四到户”,即土地到户、农机到户、核算到户、盈亏到户;在“统”的层面,由国有农场统一组织、指导和管理农业生产经营活动,全面提高土地产出率、资源利用率、劳动生产率,提高农业抗风险能力、市场竞争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

在农业部农垦局局长王守聪看来,“大农场统筹小农场”中的大农场不仅包括国有农场,还包括背后的企业化、集团化运营;小农场也不仅指国有农场的家庭农场,还包括农村的各类经营主体;“统筹”强调的是大农场应通过经济和服务的方式与各类小农场建立起双层经营的关系。

由于“统”和“分”有机结合,黑龙江垦区实现了人的积极性与规模化、机械化、标准化的有机结合,找到了农业现代化的有效实现形式,特别是激发了粮食生产的潜能,筑牢了“国家大粮仓”的根基。

放眼全国垦区,统筹经营给不少农场都带来了甜头。龙头企业有市场、有加工能力,而农场有基地、有生产能力,在“龙头+基地”的“联姻”下,农场与各“龙头”牵手,为职工争取订单搞标准化种养,其余环节都交给企业做,职工的后顾之忧少了,收入增加了。

在农业部农垦局局长王守聪看来,“大农场统筹小农场”中的大农场不仅包括国有农场,还包括背后的企业化、集团化运营;小农场也不仅指国有农场的家庭农场,还包括农村的各类经营主体;“统筹”强调的是大农场应通过经济和服务的方式与各类小农场建立起双层经营的关系。

“真是背靠大企业,咱小农场的日子保底又踏实。”职工们说。

放眼全国垦区,统筹经营给不少农场都带来了甜头。龙头企业有市场、有加工能力,而农场有基地、有生产能力,在“龙头+基地”的“联姻”下,农场与各“龙头”牵手,为职工争取订单搞标准化种养,其余环节都交给企业做,职工的后顾之忧少了,收入增加了。

通过改革,体制顺了,农业生产的经营架构也跟着重构。

“真是背靠大企业,咱小农场的日子保底又踏实。”职工们说。

新一轮农垦改革,发端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断完善的宏大背景之下。“垦区集团化、农场企业化”成为改革主线,而这也正是垦区最需要破题的关键环节。

通过改革,体制顺了,农业生产的经营架构也跟着重构。

集团化、企业化的稳步推进,夯实了北京三元、上海光明、甘肃莫高、宁夏西夏王、重庆天友和广东燕塘等农垦龙头企业的旗舰地位,成为引领改革的旗舰。

新一轮农垦改革,发端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断完善的宏大背景之下。“垦区集团化、农场企业化”成为改革主线,而这也正是垦区最需要破题的关键环节。

体制改革的深入推进,激发了垦区农业生产的活力。近年来,棉花、糖料、天然橡胶、原乳等农产品价格出现波动,作为农业“国家队”的农垦,始终确保粮食安全和重要农产品的稳定供应,成为国家关键时刻抓得住、用得上的重要力量。

集团化、企业化的稳步推进,夯实了北京三元、上海光明、甘肃莫高、宁夏西夏王、重庆天友和广东燕塘等农垦龙头企业的旗舰地位,成为引领改革的旗舰。

“现行的农业经营体制基本出发点是生产导向型的,生产出来的产品如何与市场对接,这在商品短缺时代不是问题的问题,到今天就越来越成为绕不过去的重大问题。因此,农垦要始终按‘市场主导’持续推进改革。”王守聪说。

体制改革的深入推进,激发了垦区农业生产的活力。近年来,棉花、糖料、天然橡胶、原乳等农产品价格出现波动,作为农业“国家队”的农垦,始终确保粮食安全和重要农产品的稳定供应,成为国家关键时刻抓得住、用得上的重要力量。

完善“产业集团+产业公司+基地农场+家庭农场”产业化经营模式,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打造农垦“航母”大基地、大企业、大产业

“现行的农业经营体制基本出发点是生产导向型的,生产出来的产品如何与市场对接,这在商品短缺时代不是问题的问题,到今天就越来越成为绕不过去的重大问题。因此,农垦要始终按‘市场主导’持续推进改革。”王守聪说。

“以前小心翼翼种粮,现在放心大胆包地。”说起种粮的心态变化,安徽龙亢农场的种粮户很有底气。

完善“产业集团+产业公司+基地农场+家庭农场”产业化经营模式,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打造农垦“航母”大基地、大企业、大产业

带着寒意的北风,不时掠过皖北广袤的田野。想起去年秋收时的场景,龙亢农场职工王国立历历在目。

“以前小心翼翼种粮,现在放心大胆包地。”说起种粮的心态变化,安徽龙亢农场的种粮户很有底气。

“去年水稻长势好,产量高,除了政策给力、天帮忙、人勤奋,多亏农业社会化服务帮了大忙。施肥、打药、机械收割等复杂环节,专业化的服务公司全都给我包办了。”王国立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