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梦:

30多岁的钟发红打拼房地产事业多年,在忙碌之余,偶尔邀上三五个朋友去品尝他最喜欢的“跳水青蛙”。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蛙”出了一条致富路。2014年,钟发红偶然知道自己从小就喜欢的青蛙已经不是野生,而是由人工饲养的。通过多次考察发现,在整个青蛙养殖产业,不仅各个环节都有丰厚的利润,且各环节的交易还都是现金结算,这与他当时最头痛“三角债”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同时,他还发现川渝两地餐桌上的青蛙大都来自湖南湖北地区,本地养殖量少之又少。2015年,他与其合伙人一合计,毅然放弃了自己经营多年的房地产事业,用产业链的思维,与其事业上的合伙人一起转行,开始投资青蛙养殖。几个合伙人分工协作,分头到川渝各市场考察青蛙需求量、到湖南湖北学习养蛙技术、到食品公司探讨青蛙深加工之路,并在老家隆昌市建立试养基地。2016年,通过两年的养殖,他们逐渐掌握了各个环节的关键控制点,于年末成立了隆昌市润茂源青蛙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通过与通威合作,使用“通威青蛙831模式”以及“鱼水情”青蛙饲料,提供种蛙、蛙卵、蝌蚪、幼蛙、动保及回收成品青蛙一条龙产业服务。图片 1

建成后的农家乐,将为人们提供集饮食、休闲和娱乐为一体的综合服务。

但钟发红的追梦之路,不仅仅局限于此。

星星社区紧邻隆昌城区,周边已发展有枇杷、草莓等水果采摘项目,钟发红打造和发展的集青蛙养殖加上柑橘栽植、休闲观光等为一体的产业,不仅成了一个景点,也丰富了整个社区的产业地图。“栽植的观赏苗木,打造的篮球场等基础设施,丰富了周边村民的休闲生活,大大提高了百姓的幸福指数!”廖天露对此很是赞赏。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3月20日,春光明媚。隆昌市金鹅街道星星社区5组,阵阵蛙声传来。一个个搭有棚网的方形蛙池里,成千上万的种蛙钻出了洞,肆意地享受着回暖的阳光。蛙池之上,忙碌着的人群正在挖坑栽树,忙得不亦乐乎。

打造乡村旅游产业

不仅如此,合作社还积极为其他养殖户提供技术支持。曾经有养殖户因技术不过关,蛙苗投放不久,很多蝌蚪就被泥鳅、黄鳝吃了,损失惨重;后又因不懂病害处理,前期消毒不严格等,导致青蛙受到病毒感染,一夜之间得了“歪头症”。钟发红得知情况后,派人为其解决问题,对于养殖过程中的注意事项及疾病的预防与管理等倾囊相授。

这是一个有关追梦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叫钟发红,他放弃了高薪的房地产事业,走上养殖道路,并且一步步闯出了一片天。

“基地的落户,也给星星社区的村民带来了就业机会,因此颇受村民拥护。”星星社区“第一书记”郭宗荣介绍,当初在流转土地签合同时,他们就明确了一点:用工时优先考虑农村五保户和建档立卡贫困户等群体。钟发红的基地里,长期务工的就有25人,忙碌时,可以提供上千个用工机会。

钟发红查看青蛙生长情况

2017年底,钟发红的养蛙事业已经步入正轨,养殖技术也越来越娴熟,还组成了一个7人的专业技术团队。他开始扩大规模,在隆昌市星星社区承包了150亩土地,建了160个蛙池,将这里作为主产基地,同时,和自贡、宜宾等地的200多亩青蛙养殖基地一起,形成了一个“青蛙王国”,并成立了合作社,走上了一条规模化发展的道路。2018年,钟发红的基地实现了800余万元的产值,大大坚定了他继续发展、继续追梦的信心和决心。

“梦想一定要有,不要想着‘万一实现了’,而是一定能实现!”望着远方的那片山,钟发红目光无比坚定……

如今,钟发红的基地开设了青蛙养殖培训班,帮助一些有养蛙意向的企业和个人掌握养殖技术,并在后续成为合伙人。同时,他们还申请了两个注册商标,不少人等着加盟合伙。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2014年,钟发红还在湖南从事房地产业,忙碌之余,他会邀上三五个朋友去品尝他最喜欢的“跳水青蛙”这道菜。用来做菜的青蛙并非野生,而是人工饲养的。正是从餐桌上,钟发红“蛙”出了一条致富路。

从转战青蛙养殖,实现产值800万元,他用了4年时间。而从单纯养殖青蛙到以此为基础,打造产业链,发展观光旅游业,带动周边一大片发展多元化经营,却是钟发红自创业之初就坚持的理念。

星星社区5组脱贫户范嗣忠告诉记者,自家的2亩土地流转出来了,平时还能在基地里干一点零工,挣钱的同时还可以照顾家人,一举两得。

2014年初,钟发红放弃高薪的房地产工作,和几个合伙人分工协作,分头到川渝各市场考察青蛙需求量、到湖南湖北学习养蛙技术、到食品公司探讨青蛙深加工之路,并在隆昌市山川镇曙光村承包了约30亩土地。钟发红的侄子以前从事过水产养殖,有一定经验,为了把技术学精,他派侄儿到湖南学习了一年的养殖技术,光这一项就花费了近30万元。

“梦想变成现实,肯定不可能如此轻松。”钟发红告诉记者,在后续的养殖过程中,青蛙也遭遇过病害,但通过向师傅请教以及不断总结经验,他们克服了各种困难,抗风险能力大大提升。

2016年和2017年,钟发红的青蛙基地亩产达到2000—3000公斤,年收入130万元左右。

看着池子里成片的死蛙,钟发红在田埂上一坐就是大半天,抽着闷烟,想着解决的办法,水源问题成了迫切的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