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2004年10月有“农业诺贝尔”之称的世界粮食奖授予中国水稻育种家袁隆平,以表彰他在杂交水稻育种方面的巨大贡献。9年之后,2013年的世界粮食奖颁给了在植物转基因技术方面的三位先驱,三位获奖者在1983年几乎同时研发出了世界上最早的转基因植物,并在今后的三十年中,不断发展和推进了转基因技术。

内容摘要:强制标注还是有用的,因为强制标注之后转基因食品销售就会被影响,间接影响到农民种植转基因的积极性。毕竟强制标注之前,那些想强制标注还是有用的,因为强制标注之后转基因食品销售就会被影响,间接影响到农民种植转基因的积极性。毕竟强制标注之前,那些想吃非转基因的也吃了不少转基因,想吃转基因却没吃到的人则基本没有。高产作物进入原本不能种植的地域取代低产作物,达成实质增产。高经济价值作物进入原本不能种植的地域取代低经济价值的作物,改善当地的农业产业结构甚至二次加工产业,深加工产业的结构。既然这样不要全国推广啊。在那些不能种的地方种好了。毕竟很多人还是喜欢非转,自然的口感较好。粮食其实是够的,但是分配不均,这是粮食出口国把粮食拿来炼生物燃料也不给真正饥饿的人吃的结果。然后,这种粮食出口国制造出来的粮食紧缺,又继续被粮食出口国拿来做借口,继续宣传能让他们赚更多钱,并且让粮食进口国的粮食安全更加彻底的被掌握在粮食出口国手中的,新的农业技术手段。对于那些因为转基因是非国产的技术就要抵制的人,我只想说,计算机也不是中国发明的,你用的电脑就算是国产的,它的好的零部件都是来自美国,华为手机的摄像头也是索尼的,而索尼是日本的品牌,连电灯都是美国人发明的,难道我们也有抵制吗?其实说到这里就够了,到全面种植转基因作物时还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不愿吃就自己找地儿种、花钱请人种呗。不太清楚那些人脑回路,自己不愿查资料,别人查的资料又不愿相信,还假惺惺的说什么我要看证据,不肯改变观念,事实会教他们的。

转基因食品已经在世界上很多国家成了环境和健康的热门议题。它的出现,迅速地使大众的思想和观念分裂成了两个阵营:赞同它的人认为科技的进步能显着提高我们的生活水平,而批判它的人则认为科学的实践已经走得太超前了。那么,什么是转基因食品呢?

转基因食品,就是通过基因工程技术将一种或几种外源性基因转移到某种特定的生物体中,并使其有效地表达出相应的产物,使其的性状向人们所需要的目标转变,从而形成可以直接食用,或者作为加工原料生产的食品。

转基因食品对许多消费者来说是一个新生事物,很多人对此缺少了解,对转基因食品有一种恐惧感,对它的安全性有很多质疑。一些批判者认为,目前我们对基因改造的研究还不够透彻。科学家们对基因调整后的结果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和精确的控制,这样的基因改变会导致有毒物质的产生,或激发过敏现象。

更有一些消费者担心转基因食品的DNA与人体DNA发生重组,但事实上转基因的DNA占植物原有DNA的比例非常低,而且,食物中的DNA很难突破人体的消化系统和循环系统的重重屏障,进入人体细胞并插到人的DNA中。

基因是一段DNA序列,通过载体导进宿主细胞,这段基因表达出蛋白质发挥功能,要么抗旱要么防虫或者增加产量等。我们食用转基因食品后,蛋白质跟DNA一起降解,蛋白质变成氨基酸被人体肠道细胞吸收,DNA在小肠内被核酸酶、二酯酶、核苷酸酶完全水解为核苷酸、核苷、磷酸、核糖、碱基,而不以脱氧核苷酸形式吸收。人体内核苷酸有“从头合成途径”和利用游离的碱基合成核苷酸的“补救途径”。外源核酸不可能直接被人体细胞吸收利用,人体细胞中的核酸都是自己合成的。

一种动物或植物食品,不论是传统的还是转基因的,吃下去都会被消化、排泄,自身基因不受影响。因此,千百年来,人们吃了鸡、牛、猪、羊,以及五谷、蔬菜、水果,并不会被“转入”动物或植物的基因。

转基因技术的发展是近20年的事,由于其蕴藏着巨大的价值而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世界上第一种基因移植作物是一种含有抗生素药类抗体的烟草,1983年得以培植出来。十多年之后,第一种市场化的基因食物才在美国出现,它就是可以延迟成熟的番茄作物。一直到1996年,由这种番茄食品制造的食物,才得以允许在超市出售。

西方国家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还没有正式种植转基因作物,到了1999年种植面积已达4000万公顷。全世界转基因种子的销售额在1995年仅为7500万美元,而1998年已飙升至15亿美元。

虽然各国目前已经试种的转基因植物有上千种,可是获得政府批准上市的品种还不到百分之一。这说明各国政府对此仍采取谨慎的态度,在技术层面之外,还有生态健康和社会伦理等因素需要权衡。

将信将疑的欧洲

欧洲公众对政府批准的食品新品种将信将疑,自从发生了疯牛病、二英污染事件后,公众更是心有余悸。

一项民意调查显示,79%的英国公众反对试种基因改良作物。这种担忧已在总体上对转基因产品在欧盟上市销售产生重要影响。实际上,它们已造成政府暂停批准转基因产品投放市场。一般说来,转基因食品的上市销售是广泛立法的主题。自1990年代初期以来,已制定共同体法规。批准向环境释放转基因生物的程序是相当复杂的,并且基本上需要成员国与欧洲委员会之间取得一致意见。欧洲委员会认为,现有法规以及新的提案将为在欧盟继续批准新的转基因产品铺平道路,并树立消费者对转基因产品的信心。

反对转基因食品的人涉及各种利益集团,从绿色和平组织到农场主协会等,他们的反对意见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植物里引入了具有抗除草剂或除虫功能的基因后,它们所提供的食物对人体存有潜在危害。对这一点,支持派强调,迄今为止并没有研究机构发现过转基因食品危害人体健康的证据。

第二,转基因技术有可能造成生物污染。有的生物技术公司为了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对销售给农民的转基因种子作了“绝育”处理。印地安那大学生物系副教授玛莎•克劳奇的研究表明,这种绝育基因有可能在无意中使其他作物也变成不育。

第三,过于快速地推广转基因植物可能影响农业和生态环境。推广抗除草剂的转基因作物可能助长农民过量使用除草剂,从而使一些非主要作物受到伤害甚至灭绝。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农民一直把这类非主要作物当作补充食物或作为饲料。美国渔类和野生动物管理署已发现有74种植物品种受除草剂影响而濒临灭绝。

第四,有特殊功能的基因“流窜”到相近的野生植物品系中去,使之具有抗除草剂的能力而难以控制;或者使害虫体内产生抵御杀虫剂的抗体。另外,有些小型生物吃了具杀虫功能的转基因植物可能灭绝。支持派则指出,农业生产本身是就一种有损环境的活动,传统作物使用大量的农药、杀虫剂,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反而可能大于转基因作物。转基因作物自身如果能够具备抗虫能力,农民可以减少喷洒农药,最后反而可能更契合生态多样性的维持,减小对现在的自然生态平衡的影响。

这类争论在短时间内不易得出结论。关于转基因作物的争议应该说是一种正常现象。首先是新研发的品种本身还不完善,其对人体和环境的中长期影响尚待观察,人们表示担忧是有理由的。其次,总会有一些意识较为保守的人对新兴科技产物难以习惯,拒绝接受。再有就是受贸易利益冲突的影响,一些国家政府和利益集团利用转基因食品的不够完善而大打贸易战,使事情变得更复杂了。但科学前进的脚步不会因此而停顿。

积极谨慎的美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