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近日,阿里新零售“第一样本“盒马鲜生创始人、CEO侯毅通过部分媒体放出消息称:4月1日,盒马云超将在北京上线,SKU限定2万以内,配送时效延长为次日达。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可见,生鲜可能已经无法满足盒马的新零售野心,或者说盒马已然觉察现有模式的局限性,继而尝试转型。

阿里旗下新零售“网红超市”盒马自问世以来就备受关注。

图片 2

近日,有媒体爆料称,盒马鲜生水产品存在花式缺斤短两现象,上海市民购买的3只价值232元的梭子蟹,用6跟粉色橡皮筋五花大绑,而这6根橡皮筋重量竟然接近670克,根据90元斤的单价,这些橡皮筋共价值120元……那也就是说,该市民买到了比螃蟹还贵的橡皮筋。

01

盒马鲜生创始人、CEO侯毅,今日微头条上回应:“今天起,盒马门店新立下两个规矩:一是螃蟹一律无绳售卖,安全原因必须有绳的,按只或者按净重卖。二是水产装袋后,袋子剪角去水后再称重。凡是没做到的,现场直接奉送。并称“就算全世界都这么卖,盒马也不能”。

“盒马困境”:

另外目前有消息称盒马在成都二三店的选址已经基本敲定,包括二店温江店目前已经打围施工。温江片区部分市民将率先住上盒区房。

租金高、货品少,“四不像模式”的四面楚歌

此外近日有媒体报道称盒马鲜生将尝试转型,对此盒马相关负责人表示转型之说子虚乌有,盒马云超已在上海上线,4月将在北京上线,SKU限定2万以内,配送时效延长为次日达。

盒马是一种如侯毅所说的“四不像模式”,与传统线下商超相比,具有明显的互联网创新优势。但这是互联网“降维打击”的先天优势,不是盒马的模式性优势。在每日优鲜、京东到家、超级物种等相同段位对手的围剿之下,盒马“四不像”的短板逐渐暴露。

按侯毅的说法,盒马云超的SKU数20000个左右,比盒马鲜生实体店多出了厨具、日百、美妆、成人等品类,在上海门店上线运营后,日订单量已将近两万单。

据知情人士爆料,盒马在近场门店的产能受到仓储面积和配送体系的限制,极限状态下单店处理线上订单量不会超过5000单。

此前,盒马已经在上海、北京两地开通了SOS家庭救急服务,提供包括电池、充电线、插座、灯泡、雨伞、创可贴等日常急需商品,平均送达时间只要18分钟此外。

因此,即使实现全北京开店30家的目标,盒马的线上极限产能也只有15万单,远远无法跟每日优鲜、京东到家等竞争对手相比。

据了解,云超的物流设计和门店一体化,因此有一定门店储备才能上“云超”。目前成都门店覆盖太少,因此暂时还不会上线“云超”项目。

其次,盒马的SKU太少,无法全面满足不同于受众的需求。

再次,盒马“店仓”模式成本高昂,为满足近场的展示体验功能和线上订单的仓储功能,必须在人口密集的居民区或者繁华的商业区高价大面积租赁,付出和商业店铺租金同等高昂的费用建造后仓才能完成线上履约。

把本该建在郊区的大市场搬到地价昂贵的闹市区,产能、SKU和配送又跟不上市场竞争,面临强悍对手们剿杀的盒马,可谓四面楚歌。

侯毅想必也是发现了盒马在近场竞争中的先天劣势,为了弥补SKU和配送范围的不足,不惜抢食“自家人”天猫超市,急切转型云超。

侯毅云雾缭绕的解释,差点让人误以为盒马云超发明了什么创造性的物流模式,但结果看下来就是降低时效性来缓解物流成本压力? 

大家都知道,消费者对于速度和效率的需求是不断提升的,降低物流服务时效性更像是无视用户需求,藐视市场规律。

也许盒马的困境,不是一次试错的转型就能轻易解决的。因为除了激烈的外部竞争压制,盒马自身的缺陷更加限制了其长远的发展。

02

盒马的钱途:

体验差、价格高,高价跑不赢亏损

近日,有自媒体发文指责盒马线下服务差,货品过期管理不善,甚至因此对新零售表示失望。其实,盒马线下店的服务被用户和媒体诟病已久,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爱范儿》此前曾评价盒马线下店体验“如抽丝般杂乱而消耗耐心”,中国政法大学特约研究员就曾专门撰文指出:(盒马)就餐环境与消费价格不成正比,确实如个别用户所言“去了一次就不想再去了”。

图片 3

除了服务质量有待提升,价格显著高于市场其他零售商也成了盒马的槽点。对消费者而言,无论何种模式,最重要的无疑是用最高性价比的价格,获取最优质的产品或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