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调查人员在云南省河口县发现一种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云南兰花蕉,这是该物种在野外首次被发现,打破了其在世界上处于野外灭绝的推测。近几年,随着生态环境不断改善,一些新物种在全国各地相继出现,如北京地区首次发现北京无喙兰、扇羽阴地蕨等。新发现的物种不仅使中国植物谱系增加了新成员,还填补了国内植物学相关研究的空白,对于植物多样性保护更是意义重大。
  保护刻不容缓   植物与生态环境关系密切。第19届国际植物学大会副秘书长、中国植物学会副理事长黄宏文表示,植物是生态系统的初级生产者,深刻影响着地球的生态环境。植物多样性在整个绿色生态系统中为人类提供了初级生态服务功能。通过大幅度保护植物多样性,生态系统的服务功能得以提高,优良的空气、优质的水、优美的环境等也会随之实现。
  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我国是全球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就目前的资料看来,我国高等植物,包括苔藓、地衣、蕨类、裸子植物、被子植物,共有35700余种。
  但由于气候变化、环境恶化等诸多因素,我国的生物多样性也在严重丧失。据不完全统计,仅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的极危或濒危的植物就达100多种。一种植物灭绝,常导致10到30种生物出现生存危机,其具有的科研、文化、经济价值也随之消失,因而对于植物多样性的保护刻不容缓。
  划入生态红线   保护植物多样性的首要问题便是认清目前物种多样性的基本情况,包括探查物种总量、确立优先保护物种、明确主要保护方式和实施保护主体。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孙卫邦研究员指出,“对于珍稀濒危植物的保护应是植物物种保护工作的重中之重。从我国的情况看,珍稀濒危植物应该包括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按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标准评估的受威胁植物以及极小种群野生植物。”
  我国于1996年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2017年10月修订),对原生地天然生长的珍贵植物和具有重要经济、科研、文化价值的濒危、稀有植物给予国家法律层面的保护。为了抢救、保护我国濒临高度灭绝风险的物种,中科院昆明植物所自2004年开始进行极小种群野生植物系统的研究与实践。
  极小种群野生植物指野外种群数量极少、人为干扰严重、随时有灭绝危险且生境要求独特、分布地域狭窄的野生植物。昆明植物研究所先后开展了60余种极小种群野生植物种质资源采集保存、人工繁育、迁地保护种群人工构建、种群及其生境恢复等关键技术研发,初步建立了“种质采集—种质保存—人工繁殖—迁地保护种群构建—种群及生境恢复”的技术体系,不仅成功繁育了56种极小种群野生植物,还在昆明植物园构建了15个“遗传完整性与园林景观融合”的迁地保护种群,有力地推动了我国植物物种的保护。
  通过就地保护、近地保护、迁地保护、回归自然与种群恢复重建等方式,我国在物种水平的保护,特别是在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和极小种群野生植物的保护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目前,国家已把极小种群物种的栖息地纳入生态红线划定的方案中,云南省生物多样性保护条例(草案)也已将其纳入。
  大数据摸清“家底”   植物对环境变化十分敏感,现在,植物大数据研究与运用正在参与到植物保护工作中。“打开这个客户端,对准花儿扫一扫,关于它的根茎叶花果、生长分布地区以及习性就一目了然了。”时值春暖花开之际,玉渊潭公园中游客无数,一名年轻女孩正在向同伴介绍一种可以识别植物信息的软件。如今,“形色”“花伴侣”等植物识别软件在年轻人中十分流行。
  根据“花伴侣”官网介绍,“花伴侣”目前能识别中国野生及栽培植物3000属,近5000种,几乎涵盖身边所有常见花草树木。这是基于中国植物图像库海量的植物分类图片才能做到的效果,也是大数据技术在公众植物知识普及上的应用之一。
  在信息时代,大数据技术的意义不仅限于此,它还是植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手段。例如,在探查及记录植物种类资源工作上,大数据技术可以将植物等生物资源标本数字化,为生物多样性保护提供更权威的数据支持。
  目前,这一工作已成为世界各国植物学领域发展的基础性工作。在野外采集标本时,调查人员用手机软件实时录入,地图软件、导航系统和专业相机等标准配置辅助传递信息。记录者按照采集标准上传照片和标本形状等信息,形成植物多样性庞大的数据库。这不仅方便植物学研究者查询与使用,促进科学研究的发展,还能通过开放的信息平台,为社会提供数据共享和专业服务,转化出更大的社会价值。
  以国家标本资源共享平台项目下面的植物子平台为例,植物大数据成果已经应用于三峡水淹区多样性调查、濒危物种评估、保护区的有效性评估、入侵种预测、国家重点野生植物分布、中医药植物分析等多个领域,支撑的科研项目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项目、国家环保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美国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等多项基金项目。(范佩)

图片 1

我国那些绿色家园:近200个植物园保存了2万个物种

金秋时节,长城脚下的北京世园会园区内,游人络绎不绝。中国馆的中国特色珍稀植物展上,一批中国特有及珍稀濒危植物引人注目:花似山茶、叶像杜鹃的杜鹃红山茶,一度被认为已在原产地灭绝的五小叶槭……

北京植物园园长贺然介绍,展会展示的植物都在《中国珍稀濒危保护植物名录》《中国物种红色名录》内。“我们既为这些记载美好生态的生命动容,又为它们所面临的生境破坏担忧。本次展览既向世界展示中国特有珍稀植物的魅力,也呼吁大家增强珍稀濒危植物保护意识。”

北京世园会展示的宝贵植物,引起了很多观众的好奇:珍稀濒危植物的价值表现在哪些方面,我国珍稀濒危植物保护现状如何,怎样进一步加强保护?针对这些问题,记者近日进行了调研采访。

一个物种就是一个基因宝库,保护珍稀濒危植物意义重大

树干笔直光滑、树冠巨大,“亭亭如华盖”——极度濒危物种华盖木有一个气势十足的名字。

华盖木是我国特有的木兰科单种属植物、国家一级重点保护植物,被列入国家亟待拯救保护的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名录。目前,野生华盖木仅存52株,散生于云南省西畴、马关等地的常绿阔叶林中。

通过就地保护、迁地保护、回归自然等措施,云南昆明植物园对华盖木开展抢救性保护,效果显著。昆明植物园的华盖木迁地保护种群,保存了这个物种70%左右的遗传多样性。回归自然的华盖木小苗也长势良好。

华盖木得到了较好的保护。不过,有些植物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它们或许还没来得及受到保护,就消失了。我国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野生高等植物有3.5万多种,约占世界总数的10%,居世界第三。同时,我国也是生物多样性受威胁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近年来,我们对《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高等植物卷》进行修订,发现在全国3.5万多种野生高等植物中,仍有11%生存受到威胁。”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覃海宁博士表示,考虑到对许多物种野外资源和保护情况还不了解,推测我国高等植物受威胁比例为15%—20%,珍稀濒危植物保护形势仍然十分严峻。

珍稀濒危植物是有灭绝危险的珍贵、稀有或濒危的野生植物。有人或许感到疑惑:保护珍稀濒危植物有什么意义,任其灭绝会对人类造成什么影响?实际上,包括珍稀濒危植物在内的野生植物,在维持全球环境、支持人类发展等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野生植物是人类生产生活的重要物质基础,也是重要战略资源。“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培育的高产优质杂交稻,正是利用在海南发现的野生稻资源培育而成。厚朴的树皮是传统中药材,可用来缓解紧张焦虑、治疗咳嗽等。人参、红豆杉等,都有很重要的药用价值。

“人类的衣食住行都离不开植物。”覃海宁表示,一个物种就是一个基因库,如果保护没到位,潜在的基因价值在人类没有了解之前,就伴随着物种灭绝消失了,人类将永远丧失这种宝贵的生物资源,这种损失没办法估量。因此,保护珍稀濒危植物意义重大。

另一方面,野生植物是生态系统重要组成部分。一个物种灭绝,不仅该物种的遗传资源得不到利用,还可能引发其生存网络的连锁反应,导致一系列物种灭绝甚至生态系统的不稳定,发生生态灾害。“有研究表明,一种植物往往伴生着10到30种生物物种。也就是说,一旦一种植物灭绝了,10到30种生物会受到牵连和影响。”覃海宁说,全面认识珍稀濒危植物是保护与合理利用的前提和基础。

珍稀濒危植物致危因素有哪些?北京林业大学自然保护区学院张志翔教授表示,公众保护意识不强导致的人为影响、生态环境变化以及植物自身竞争劣势等,是主要因素。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类活动增多,修路、修水电站、滥采滥挖等成为威胁珍稀濒危植物的重要因素。以漾濞槭为例,这种植物长期以来受人为活动严重干扰,导致分布区狭小、生态环境破碎化严重,种群自然更新极为困难,2002年在云南漾濞县被发现时仅存4株。

共建立1万多处自然保护地,保护了65%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和极小种群野生植物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力度空前,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绿盾行动等硬招实招,进一步推动了珍稀濒危植物保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