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期间,漳州市民的“朋友圈摄影大赛”,多了一处取景地——刚开门迎客的圆山林下生态园。
  “生态园距漳州市区不足10公里,面积近3000亩,森林蓄积量19万立方米,拥有植物共74科917种,其中不乏土沉香、降香黄檀、福建柏等珍稀物种。”龙海林下国有林场副场长吴艺东说,3个月的建设周期中,当地对生态园核心区进行环境整治,增设观光长廊、亭台等配套设施,保留人文记忆,最终“让森林走向城市,让市民走向森林”。
  圆山林下生态园,是漳州践行“生态+”发展理念的最新代表作。所谓“生态+”,关键是做好融合文章,让生态投资成为最有效投资,让生态与城市建设、产业发展、旅游项目、民生工程、历史文化等融合,打通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转换的通道。
  去年初启动的漳州城区“五湖四海”工程,是当地践行“生态+”的先行与示范工程。
  “传统印象中,做生态,就是烧钱。以往的城市生态建设,不外乎植树绿化,建个大型的市民公园,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有限。”福建大农景观建设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方龙俊说,“五湖四海”建设,打破人们关于生态建设的刻板印象,为“生态+”提供更多想象空间。
  以方龙俊参与建设与运营的英桥花海项目为例,大农景观试图通过“生态+”模式重新定义眼下时兴的四季花海。
  “传统花海大多遍植快消式草花,只为追求短期视觉效果,忽视后期高昂的管护成本。”方龙俊说,英桥花海前身是漳州城郊低洼地,大农景观尊重原有的空间尺度,配套海绵城市建设手法,建成东部四季花海、中部疏林草地、西部荷花田三大片区,并引入休闲旅游、花卉展示、农业体验和科研实验等多元业态,尤其注重与本土花卉产业结合,将引种、种植、设计、展示、销售等苗木全产业链引入花海平台,并作为新品种及其栽培工艺的输出地。
  去年,在漳州因“生态+”引发的文化复兴、产业再造、筑巢引凤、城市生活变革故事不胜枚举。而今,“生态+”理念已获更多认同,并以“五湖四海”为起点,向更大范围辐射与推广。
  同样是元旦假期,位于龙海市双第华侨农场的鹭凯生态农庄,一场别出心裁的田园婚礼,吸引700余人关注。建于2015年的鹭凯生态庄园,为游客提供农业采摘、餐饮住宿、度假娱乐等特色服务,开业至今累计接待游客超10万人次。农庄副总经理王幼月说:“生态基础好,是吸引我们落户的关键因素之一。”
  “我们正积极推进全域生态旅游建设,逐步改变以传统农业为主的单一发展模式,呈现文化旅游、生态休闲于一体的多格局发展模式。”双第农场党委书记庄立新说,乡下人园艺、百耕休闲农园、文旅度假小镇项目等“智慧生态”项目相继落户双第,农场复兴在路上。
  在诏安,青山绿水迎来“淘金客”。去年夏天,位于红星乡的哈溪漂流门庭若市。2016年,浙江人徐小刚遍访各地山区,最终红星乡六洞村以其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吸引了他的目光。“这里森林资源丰富,一条溪贯穿其中,溪流中怪石错落,极适合开发漂流项目。”在徐小刚带动下,曾经沉寂的六洞村充满人气,一场“生态+”撬动乡村振兴的故事由此拉开序幕。
  除了项目实践,漳州也探索从制度层面为“生态+”保驾护航。
  漳州巿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审议并表决通过《漳州市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心城区重要生态空间实施保护的决定》,将人民广场花海片区、上美湖片区、南湖片区、龙江文化生态园片区、角美生态片区等5大片区划定为中心城区重要生态空间保护范围,总面积近5300亩。
  这是漳州市首次以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将重要生态空间固化下来,给城市、给人们永续的生态福利,让老百姓最大限度受益。
  禁养区里结出“黄金果”   岁末年初,家住诏安县梅洲乡梅西村的吴雄辉,正忙着核算全年的收成。数月前,他刚承包20亩山地种植百香果,如今销路逐渐打开,他估摸着今年能在春节前还清外债。
  “一年多的折腾总算没白费。”看着眼前的满园绿意,他颇为感慨。他所说的“折腾”指的是脚下这块地从养殖场变身果园。
  去年,他从村里流转20亩土地,准备用于养殖灰鹅。但梅洲乡经巡查与多方核实,确认该地块临近水源地,属禁养区。他一下子慌了手脚。
  这时,梅洲乡领导支了个招,让他就地改行,种植热卖的百香果:“你这块地的土壤沙质成分多,疏松透气,比较适合种植百香果,近两年来诏安百香果的收购价每公斤12元左右,亩产量可达1500公斤以上,既能增收致富,又不破坏生态。”
  可他犯了愁:“百香果不比灰鹅,完全一窍不通啊。”为此,乡干部带着他走访云霄、南靖等地的百香果种植大户,通过面对面的交流和实地考察,了解种植前景,学习种植技术,引进良种树苗。
  如今,这片山地上郁郁葱葱,早前第一批果树刚挂果时,吴雄辉就打电话给挂钩干部,一起分享收获的喜悦。
  田头为什么那么旺?   1日,龙海市浮宫镇田头村流渡公园,一场民俗文艺活动上,村里的腰鼓队、广场舞队、健身操队齐齐上阵,吸引不少游客。
  “田头那么旺”农家乐的老板沈沉香,看在眼里,乐在心里。他家的农家乐又门庭若市了。“田头那么旺”去年开门迎客,游客在此可品特色农家菜,体验自助烧烤、土灶烧菜,也可自助采摘、体验农活。
  “田头那么旺,源自好生态。”谈及一年来生活变化,沈沉香如是说。
  沈家农家乐一旁的流渡公园,原为百年古渡口,至今流传着田头仙人流渡公无私为村民撑渡的故事。近年来,当地对古渡口及河道进行清淤、护坡、建道、布景,依河建设起占地面积8亩的流渡公园。
  而今的田头焕然一新。在这里,你可领略岩下社的古庙、古榕、古厝,感受甘山社河畅水清岸绿,观摩大社简洁淳朴的红瓦白墙绿庭院,高翘活泼的硬山式曲线燕尾脊,各具特色、独具一格。
  生态与环境的变化,给村民带来更多生活的可能性。“田头为搭建一个在家门口创业的平台,我们下一步将做民宿,让游客体验正宗的乡村生活,自己也为村里做点贡献。”沈沉香说。(记者 张辉 通讯员 龙闻 吴楠)

  从“生态佳”走向“生态+”,漳州市探索出了一条天人和谐、统筹兼顾、合力并举的生态文明建设新路径,使良好的生态环境和丰富的生态产品成为人民美好生活的增长点、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支撑点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1
2017年3月16日,福建省漳州市龙文区环卫工人在清洁内河河面垃圾

 
  福建漳州,九龙江畔一座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的城市。
  同处闽南金三角区域,厦门头顶“经济特区”的光环,泉州身披“品牌之都”的美誉,在两者改革开放以来因经济腾飞收获的显赫声名映衬下,一样凭海临风的漳州显得相对沉寂。
  发展风光,四时不同。和许多相对后发地区一样,以花果之乡著称的漳州如今也面临着崭新的时代考题:在做大经济总量的同时怎么优化发展?在同城化背景下怎么错位发展?在环境资源约束趋紧的条件下怎么绿色发展?
  “花样漳州”“田园都市”“五湖四海”“‘双百’绿化”……检索漳州市近年来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高频词,自然清新之气和生态文明之风扑面而来。
  黑臭的“龙须沟”变成了一泓清波、曾被视为“鸡肋”的荔枝林变成了“摇钱树”和“城市绿伞”、脏乱差的城市“边角地”变成了抢手的“黄金宝地”……《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走进今日漳州,随处可见点“绿”成金、借“绿”转型的生动景象。
  种种可喜变化,得益于漳州市近年来全面深入实施的“生态+”战略——以生态引领城建、产业、民生、文化等协同发展,促进生态、生产、生活、生意“四生融合”,把生态建设具体化、项目化、资产化,提升生态红利的“可感度”和“含金量”;充分挖掘自然山水和历史文化资源,整合城乡、部门和社会多方力量,推进生态文明共谋共建共享。
  “荔枝海”的“新生”   冬日漳州,暖阳如春。站在南郊的凤凰山顶上极目四眺,漫山遍野的荔枝林苍翠欲滴,如同绿色的波涛涌向天际。
  凤凰山所在的九湖镇种植荔枝已有上千年历史,世代相传、逐年扩种而蔚为大观,山上随处可见百年以上的荔枝树。近30万株荔枝、100多类品种,汇集成波澜壮阔的“荔枝海”。
  漳州市高新区市政公用事业服务有限公司的李青根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近年来由于荔枝价格低迷,当地农民砍果树、占林地的现象加剧,荔枝种植面积逐年下降。
  转机来自于2011年,这一年漳州市提出了“田园都市、生态之城”的城市定位。“钱可以买得到树,但买不到树的年龄”,为了保护这片不可再生的绿色资源,漳州市以生态利用的眼光重新打量这片古老的荔枝林,按照“荔枝大观园、全民健身馆、天然大氧吧”的定位,及时规划建设了凤凰山“荔枝海”公园。
  原本荔枝林内只有简陋狭窄的生产便道,上山入林极不方便,为了让更多市民能够亲近绿色,公园专门铺设了一条近8公里长的蜿蜒“绿道”,配套建设驿站、观景平台等设施。为了引导市民对荔枝树和荔枝文化的珍视,市财政投入1亿多元,对核心区的1800亩荔枝林实行征收保护。
  漳州“荔枝海”已入选全国农业文化遗产名录。公园建成后,荔枝林的种植业功能也随之拓展升级。三年前,资深花农陈振龙嗅到了“荔枝海”蕴藏的巨大林下商机,带领村民成立了中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开始在浓密的荔枝林下种植喜阴的铁皮石斛。在政府鼓励帮扶下,合作社如今已拥有200多亩种植面积,600多棵树,每棵年产仿野生铁皮石斛5至6斤,效益比荔枝鲜果高出了近十倍。
  李青根说,公园建成后,荔枝林还是那片荔枝林,但却实现了“三变三提升”,即把成片果园变成了生态公园,把私人资源变成了公共资源,把郊野山地变成了旅游胜地;提升了旅游热,提升了果树的经济价值,提升了果农保护荔枝树的自觉性。
  在距离漳州主城区10余公里的圆山林下国有林场内,也同样上演着“老树开新花结新果”的精彩故事。
  漳州市林业局副局长姚庆端说,占地3.5万亩的国有林场,森林覆盖率达95%,内有1000多种植物、包括海南黄花梨等1500多株珍贵树种。但因为人多地少加上林木采伐量收紧,200多名林场职工生产生活发展困难。
  另一方面,国有林场长期封闭一隅,交通不便,大部分市民不知道身边还有这样的绿色宝库。“林场的门向哪里开,森林的价值和功能完全不一样。”林场党支部书记黄炳裕说,经多次考察调研之后,市里提出了把林场建设成为城市近郊生态园的举措,把林场大门向通往城区的圆山大道敞开。这不仅使进入林场的车程缩短了一半,更推动了“让森林走近城市,让市民走进森林”的发展新路。
  走进林下国有林场,在种类繁多的花前树下,经常能看到不同机构和个人的认养标识。姚庆端介绍,林场大门转向和基础设施改善之后,前来畅游、参观、健步的市民越来越多,“十一”期间每天达2000人次。
  林下停车场、生态服务中心、儿童游乐设施……从事林业30多年的老黄细数着林场内的各个改造建设项目:“等生态园真正建好的那一天,就是林场人彻底放下斧子的时候了。从吃林业饭到吃生态饭,林场的路以后会越走越宽。”
  水为脉 绿为媒   站在漳州市南山文化生态园内,但见南山湖波光粼粼,成群结队的白鹭时飞时栖。南山寺的妙修法师说,一年以前,南山湖还只是寺里的放生池和老百姓的鱼塘,垃圾遍布,湖水黑臭。经过整治拓宽,南山湖与周边水系贯通,死水变清波。南山寺有感于环境变化,让出60亩闲置地,建成了漳州市最大的三角梅主题花海。
  据漳州市规划部门介绍,南山文化生态园属于漳州市“五湖四海”项目建设中的南湖,与碧湖、西湖、西院湖、九十九湾湖构成“五湖”;“四海”则由荔枝海、香蕉海、水仙花海、四季花海组成。
  这个以水为脉、以绿为媒的系统性生态建设工程,不仅在较短时间内改变了城市“边角地”脏乱差的局面,也为城市的“生态修复”和“功能修补”提供了空间。
  “五湖四海”项目所在地大多是滞洪区、未利用地、城中村和传统农产品集中区,是发展的相对“洼地”和城市公共配套的“短板”。漳州市水利局总工程师蔡志伟说,之前漳州滞洪区偏少、城市水面率偏低,“五湖”项目建成后,城区排涝滞洪能力可新增达到一千万立方米,全市排洪排涝能力达到30年一遇的水平。
  大处着眼,小处着手。“五湖四海”项目建设,以漳州“母亲河”九龙江为轴线,南北拓展、东西延伸,以漳州天然形成的水系和特色瓜果花卉等元素为基底,均衡中心城区生态空间布局,重新雕塑城市生态功能,拉近人与自然、城市与自然之间的距离,把生态效益变成广大市民“看得见、摸得着”的切身福利。
  “四海”之一的四季花海位于漳州市中心城区,原先被连接芗城与龙文两区的立交桥笼罩,桥下垃圾成堆,污水横流。项目建设后,立交桥被拆除,腾出的400多亩空地变身人民广场,种上了漳州人常见的凤凰木、香樟、虞美人等花草,形成了“四季有花、四季变化”的一片花海。
  四季花海边上锦绣一坊社区居民马淑珍说,花海建好以后,大家有了个休闲享受的好去处。环境的改善也提高了居民的文明意识,许多逛花海的市民都随身携带着垃圾袋,地面上“连个烟头都很难见到”。
  延展“生态+”效益   坐落于福建省最大的冲积平原之上,浩荡的九龙江穿城而过,森林覆盖率居福建沿海第一位,山水风光和花果产品极为丰富,从资源禀赋上说,集“水城、绿城、花城、历史文化名城”于一身的漳州可谓得天独厚。
  “绿色是漳州最鲜明的发展底色,也是漳州最具优势的城市竞争力。”漳州市委书记檀云坤说,基于自身实际和错位发展需求,漳州近年来持续致力于探索“生态+”模式,延展“生态+”效益。
  檀云坤认为,生态是漳州的立市之本、兴市之基,因此生态建设绝不只是种种花草树木、治治水和空气这么简单,而是要做好“+”文章。把绿色发展理念融入到施政谋划和治理布局中,推进生态与城建、产业、民生、文化等相结合,促进生态、生产、生活、生意融合发展,实现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有机统一。
  以“生态+城建”为例,“五湖四海”中的西湖,原是九龙江边上的滞洪区,属老城区边缘地块,经重新规划后,将建设总面积7380亩的西湖生态园;同时整建制推进2个工业小区105家企业、6个城中村3000多户“腾笼换鸟”,配套建设种类齐全的科教文卫设施。
  漳州市芗城区党委副书记张其扬说,西湖片区内土地三分之一做环境;三分之一做公共配套;三分之一出让开发。建成以后将形成可容纳8万人的功能完善的中心城区拓展区,一方面可疏解老城区产业和人口,提升城市承载力,另一方面也避免同城化中的“虹吸”问题,实现均衡发展。
  “生态+产业”推动了漳州“小散乱”工业的转型升级。南湖片区内的一个地块,俗称“十三厂”,曾经是漳州的老工业基地,实行搬迁改造后,呈现出天蓝水绿、疏林草地的清新风貌。园区内专门保留了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车间、水塔等,这些富有闽南风味的红砖建筑,与周边浓郁的绿色相映成趣,园区成了景区,吸引了甲骨文(漳州)技术人才双创基地等众多企业来此落户。
  九十九湾湖片区内的湘桥村,曾经是闻名全国的建筑模板生产基地。湘桥村党支部书记黄志松说,全村曾有100多家小工厂,污染使得这里白天天色和傍晩一样。项目建设后污染产能全部清退,七星池与红砖厝交相辉映的古村味道又回来了,现已成为不少影视剧的外景拍摄地。
  “生态+文化”让漳州传统的文旅资源焕发了新光彩。芗城区天宝镇的珠里村是文学大师林语堂的故乡,同时也是久负盛名的芝麻香蕉产地。经多年经营,这里形成了一片近万亩的“香蕉海”,当地在香蕉园内架设木栈道,配备旅游设施,又把林语堂先生在台湾阳明山的故居“复制”回来,把以往单一的农产品产地打造成集农业观光、文化旅游、休闲养生于一体的生态文化园区。
  农旅结合之路让当地农民获益良多。在林语堂纪念馆附近经营饭店的村民林文成说,5年前饭店只有四间铁皮屋,现在已经改建为可容纳300人同时用餐的四层小洋楼。外地游客越来越多,主打闽南特色菜的饭店常常一桌难求。
  漳州城投集团董事长赖绍雄说,“现在我们的生态建设创新路径,在改善环境的同时辅之以合理的片区规划和产业融合,带来了土地溢价、商业集聚等多重效应。生态投资变成了有效投资,生态红利变成了发展引力。”
  “生态+”模式,让漳州市尝到了甜头。连续三年,漳州市的地区生产总值增幅位居全省首位。生态环境的改善也促进了招商引资,据不完全统计,漳州市“五湖四海”项目周边已吸引43个项目签约落地,总投资近70亿元。
  为城市“留白” 为后世“留荫”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  一城花海半城湖,水光山色与人亲。
  漳州市的“生态+”发展模式,立足于修复城市与自然的共生关系,更致力于人民美好生活需求中的生态产品供给。不仅重构了城市的发展空间,也提升了城市的可持续发展能力。“田园都市、生态之城”的发展路径和“生态+”的运作方式,为新时代城市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富有启发意义的治理样本。
  一是善法自然,善于“留白”。先后规划过漳州碧湖、西湖的同济大学教授卢济威认为,“五湖四海”建设的最大特点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以建设带动保护,用修补取代翻新,尽量保留一些“没有用的地方”和“可以发呆的地方”,用“留白”的方式让城市有田园味道,让市民有亲近自然的空间。
  张其扬说,西湖片区从一开始就先把不能移动和破坏的地方标注出来,道路建设宁可增加成本也要绕开古树名木,甚至专门进行了风道规划,建设中多采取自然驳岸、生态护坡方式,打造“会呼吸的湖体”。
  漳州龙海市委宣传部部长张碧兰介绍,当地的西溪生态文化园建设秉承“原生态”、“低成本”、“大众化”理念,通过规划整治,田埂变成了绿道,花圃变成了花园,江岸变成了观光平台,废旧砖窑变成了景点,群众住房变成了民宿,农民新村变成了商业小街,个人的资源变成了共享的资源。
  二是突出“整体设计”和“系统思维”。漳州市规划局总工办主任郑荣泉说,“五湖四海”项目建设站在城市上空、站在地图前面、站到群众当中想问题,尊重“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的自然格局,建设过程中打破行政区划和城乡分野,统筹各个职能部门和动员社会各界力量,力争把生态效益的覆盖面最大化。
  漳州市旅发委党组书记洪海涛认为,城市生态建设要尊重城市发展规律和历史文化传承,不强求“高大上”的国际接轨,更不贪图“短平快”的利益回报。要综合考虑生态建设的基础性、长期性和公益性,确保“一张蓝图管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
  漳州城投集团常务副总经理吴国伟说,“五湖四海”建设虽然先期投入较大,效益产出慢,但从长远看,一方面可以让广大群众享受普惠的绿色福利,凝聚社会认同;另一方面使得城市土地出让保持节奏,较好地实现财政平衡。
  三是“长短结合”、“刚柔并济”。为避免城市发展造成生态资源遭挤占,漳州市通过地方立法,把“五湖四海”部分区域约5290亩土地划为中心城区重要生态空间保护范围,为生态保护增加刚性约束。
  漳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陈惠贞说,近几年,漳州陆续捧回了全国文明城市、国家森林城市、全国绿化模范城市等金字招牌,这些都是支撑漳州未来发展的“无形资产”。同时,生态建设的成绩除了让政府“脸上有光”,更让老百姓“心中有感”。因为有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广大群众对因生态建设需要开展的征迁非常配合,也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良好环境。
  为了激发社会大众的生态保护热情,漳州市在2017年开展了九龙江畔“百花齐放、百树成荫”的绿化工程,鼓励社会各界参与树木认植。漳州市园林局局长游建山说,每棵树下都立碑标注树种和认植者姓名,这种开放式、永久性的种树方式很受欢迎,也提高了老百姓的生态共建共享意识。(记者 刘亢 涂洪长 李慧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